《悲伤的天使》 —— 第九章 奈落的阶梯

  『很久以后我才明白那就是悸动。曾经的我竭力想要控制住你,而此时的我在追寻你的足迹。思考,将会看不清你。而停止思考,我将无法前行。每一份思考,都是一种煎熬。思考,永远无法替代内心。我不明白,现在的我,是怎样的一种存在?』

  “要不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?”说这句话时,小月并没有看着我。她坐在我身边,靠着走道一侧的座位上。我看不清她的眼神。从火车站直达学校的公交车已经开出很远,车内的灯光很暗。窗外的雨渐渐变小,但依旧下着。隔着车窗上的雨渍只能模糊看见一些建筑的轮廓和斑驳的光影。我坐在她身边,靠着车窗,并没有挨和她在一起。车内的人不多,四周只有着雨声和引擎声。我听见自己的心跳,依旧是那么规律整齐。一切来的这般突然,但是又这般不出所料。我知道,此时我只要停止思考,哪怕只有一瞬,一切都会顺理成章。

  “哈哈,我想我不行呢。”我轻声说到。心中并没有犹豫。一种无言的负重加在我的心头,我只知道,这次的我没有逃避,这是我该做之事,我不需要借口,不需要放纵。这样是最难的但也是最好的。

  “好像是呢。”小月转过头看着我,我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。很快的,她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。我悄悄放下心来。车内继续寂静下去。我调整姿势,往另一边挪了挪。

  ……

  来到新的大学后的那天起,时间似乎变慢了。我看着阿翔发来的短信。他说自己在新的学校过得很愉快。我由衷的为他感到高兴。由于我身处外地,所以只有在一些节假日才能回去和他、天陌还有莱辛聚在一起。而我们之间,依旧是那样单纯。朋友,就是只要待在一起,哪怕什么都不想,也可以笑得很开心的一群人。

  我每日走过沥青路面、泥土路面、木制栈道,穿过“文慧广场”去街对面的开放式校园,走进那无比熟悉的现代教学楼。无意间每一个细节都成为了一种奢侈的习惯,一种过往几年我从未敢想过的经历。每日,肩膀下夹着两本厚重的英文版专业书籍,堂而皇之地走在广场上。每日,正常地上课下课然后走进那开放式食堂或者与磊绦、小月、小蓉和班长等众人一起去附近的餐馆聚餐。每日,走进学生公寓楼里干净整洁的四人间,与孟丘、瑬曙、俞谦一起上网联机,一起探讨专业问题,一起完成课外实习。每日晚上去楼下的小街闲逛,信手买点街边的小吃……琐碎简单的时光逐渐在填充着我的内心。稍微骄傲一点,开心一点应该没有错吧?我有时会这么想着。

  磊绦和班长分在一个六人间,大家似乎相处的也不错。上课的时候,磊绦是我的同桌。一有机会,我们两人还是会相互挤兑,然后一起回忆高三时的往事。当然,关于芦苇与我的事情,磊绦他也略知一二,但是他从未对我提起过。其实我知道,他是个很好的人。印象里他是个坚持自我而且在朋友之中很中坚的人。以前的他绝对算不上能言善辩,在众人之中也绝不是带动气氛的那个。但是自从到了这里,似乎他比以往更加活跃了。他曾经复读一年,加上上学的两年时间我们也有三年没见了,想必他也经历了很多。人的变化总是那么身不由己和无可奈何,而我们,往往会将其美其名曰为成长。因为,不知不觉中,我们有可能已不认识自己。

  我经常笑磊绦万年长着一张娃娃脸,而他也不时嘲弄着我的身材,说着我高中以来一直被冠以的“熊”的外号。“你这家伙也越来越壮硕了……”“少吃点吧你,这菜你别动了。”“你这小脸也会长胡子呢?”“你嘴上说讨厌还不是进了这个专业还真是委屈你了。”每当我们说着这些时,一起吃饭的大家都很开心。小蓉和小月作为我们这个圈子里不多的女生,格外受到大家关照。小月性格很外向,时常作为大家的开心果,被众人关注着。小蓉是副班长,除了辅助班长和辅导员工作,说话不是很多,人也比较娇小,除了偶尔插话,经常就这样笑着看着大家。如果前几年我就在这里一切会不会就能挽回呢?我有时也会这么不争气地懊恼着。不得不承认的是,无论你如何努力,可能一切最终还是会殊途同归,走向同一个结局。即使给了你做出不同选择的机会,也许最终你得到的还是那个你最不愿面对的事实。而这时那无法倒退的时光,恰恰是命运赐予你的最大的仁慈。

  “长吉,这个结果在虚拟机上怎么实现,帮我演示一下。”小月时常会在机房上课时很大方的问我。而小蓉有时也会在一旁看着我们或者在一旁笑着。我也没多想,就这样操作给她看。磊绦有时候也会被她点名,然后就看见他乐滋滋地坐到她身旁的座位上,很久以后才回来。对于女生而言,我们这个专业确实显得有些晦涩。所以上机实习课上这种“辅导”还是比较常见的。毕竟,到这个学校来的人,曾经都是众人眼中的失败者。而无论是运气也好实力也罢,我们得到了这个重塑自我的机会,而一直以来升学之路上留给我们这些人的选择都不多。所以,无论男女,大家基本上都很卖力。

  小月的人缘不错,加上她的宿友分属同年级其他不同班级,所以借着参加活动的机会她的“威名”很快便传开了。甚至连我宿舍的舍友也知道了。但是,当一个没课的下午她冲进我们宿舍的那一次,孟丘、瑬曙、俞谦还是给吓了一跳。毕竟,大学里在这方面还是管得比较严格的。

  “喂,长吉,笔记本借我用下。我的本子坏了,今天没法交作业啦。”小月不由分说在我的座位坐下,看着四周。“嗯?你们男生宿舍也挺干净的嘛。”

  宿舍的大伙包括我一脸茫然。

  “你怎么进来的啊?”我问道。

  “就这样进来的啊,正好门口的舍管大爷不在啊。”

  “这也行啊。”

  “这没什么啊,又不是你们去女生宿舍,一般门口的舍管不会管的啦。再说,你们这我熟。我去磊绦他们宿舍玩过好几次啦。”

  我顿时哑口无言,只好转移话题帮助她完成今天的在线习题。

  宿舍的大伙冲着我笑了笑,转身做自己的事情去了。

  趁舍管大爷不在,我好不容易送走她。一路上碰到一些不认识的面孔,我懒得去正视那些眼神,三层楼我似乎走了很久。

  “你紧张什么啊?我们又没干嘛。”小月不以为然地说道。

  “哎,懒得和你说。总之下次有事先和我说一下,在教室也可以啊。”

  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小月轻轻走过来看着我,“你是不是还没女朋友啊?要不要我帮你介绍啊?”

  “啊?你能不能不要把话题转得那么快啊?我还是免了,我觉得现在挺自在的。”我赶忙说道。我是真担心她的行动力,那可不是闹着玩的。就我现在的心境来说,一切都是不可能的。

  “是我问磊绦的他和我说的。”似乎怕我误会一样她补充道。

  “嗯,知道了。”

  “那,明天见罗。”她转过身,消失在门口。

  问了磊绦?我心里咯噔一下。即使再木然的我,也能感觉到什么。

  回到宿舍,大伙儿开始说起她。于是我只好说起小月平时的一些事情。

  “这女生还真大胆啊。”俞谦说道。孟丘、瑬曙也附和着,表示赞同。几个幸福的家伙,我心里想着。几个有女朋友的人,还在为我瞎操着心。八成人家是对你有意思吧?大家一致这么认为。

  “不会啦,她就是这样的性格。”我解释道。

  大伙儿很快不再起哄,拉着我出去吃饭。我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晚上,我躺在床上,倦意不断侵蚀着我。我望向四周,大家都睡熟了。就连平时入睡最迟的俞谦也是。看来,时间已经不早了。但是我却无法入睡。我的脑中不断闪现着入学以来的种种画面。

  我不敢去想这样的事情。我想起芦苇,希望回想起曾经心跳的感觉。但是,什么都记不起来。我脑中回想着小月的脸,有着感激。可除此之外,并无他物。我没有资格欺骗别人,利用别人的好感强行构建起一份感情。何况,曾经的种种,证明了我只是一个会自作多情的人。也许什么都没有,我只是空虚了而已。一切不过是我自己的荷尔蒙暗示而已。我虚伪自私。我好像喜欢上对方,实际只是在寻找自己的认同。为了更加认同,强行暗示自己要更加喜欢。真是可笑,真是恶心。我在脑中反复思考着鞭笞着自己,这样,一切才会恢复原状。没有了开始,谁也不会受伤。

  而且,磊绦是真正喜欢着她。而我,应该做该做之事。这才是正确的。

  时间渐渐地在流逝,天也逐渐变凉。每个月有几天晚上我们会被安排去阶梯教室上课。而我这个在大学从不参加晚自习的人,一时自然习惯不了。不可避免的,第一个晚上我差点就迟到了。而来迟的人,自然只能往前坐了。而这恰恰是我这种平凡学生最讨厌的。

  快到教室门口,我收到小月的短信:“你怎么还没来?我给你留好位置了。”我从后门悄悄溜进去,只见小月和小蓉挨在一起坐在靠后排的位置上,只剩下靠走道的一个座位。小月回头看见我,砰地拍了一下座位示意我坐下。我望了望四周,发现磊绦坐在离她们不远的地方,周围都是他的舍友。他望了我一眼,然后低头看起课本。

  往后的几次上课,我都给磊绦发去短信,然后让他先进教室。待他坐在小月旁边,我再装作后来的样子。如果磊绦旁边有空位我就过去,没有的时候我就随便找个位置坐下。一来二往,看见他和小月聊得很投机,我也逐渐放下心来。

  我开始找一些机会,然后把磊绦留在她身旁。为了不显得那么做作,我也花了不少心思。一天天过去,我们依旧在一起上课,依旧常去吃饭和聚餐,小月在人群中也依旧很受欢迎,而小榕也时常笑着看着大家。小月对我的态度也依旧和往常一样。没有打破这种平凡的日子,我感到很幸运。是的,这样就好。

  磊绦的舍友过生日了。那晚,我也被邀请前去。欢声笑语很快变成了闹腾,我有点不适应。看来我这种人天生不适合party。静静地吃蛋糕才是我的最爱。小月自然是人群的中心,看来今天舍管大爷同样网开一面了,我想。磊绦的舍友们都知道他的心思,所以气氛很快转向了他们两人。小月难得显出了一丝尴尬,大伙儿起着哄,鼓动着磊绦亲一下小月。磊绦渐渐走近脸红着的小月,越来越近。小月靠着墙角站着,磊绦走过去站定,直到完全挡着她。我悄悄退到门口,倚着墙远远地望着他们。磊绦在捣鼓着什么,我一时有些纳闷。多难得的机会!很快,他转过身来。脸上全是蛋糕。这个笨蛋把自己盘中的蛋糕画在了脸上。小月笑了起来,大家也笑了起来。而接吻的事情,就这么不了了之。磊绦这家伙果然是个笨蛋。

  一个晚上,我和磊绦走在小街上。他说请我吃烤串。我说好。他知道我基本不喝酒,但是那天他拿着两听啤酒。我接过,打开。他也打开。我们在街边的座椅坐下,看着不远处的“文慧广场”。在灯光的照耀下,年轻人们激情地玩着轮滑。磊绦和我吃完手中的烤串,就这么坐着。看着手中的啤酒,什么也没说。

  突然,他站起来,并没有看向我:“谢谢你,长吉。”说罢,他仰头一饮而净。

  “我明白,加油吧。”我也喝干手中的啤酒,“再请我吃两串吧。”

  “你小子真能吃啊。”他笑了。

  我望着他,在心中默默地为他加油。

  第一学期期末考试前,小月突然剪短了自己以前过胸的头发。她依旧挂着那份笑容,和我们说想换换心情。而我们,也保持着以往的态度。毕竟,有些事不问才是最好的。而磊绦,天天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。

  好不容易,我和他才从小蓉那得知,小月是有男朋友的,而且至今为止正好相处了七年。可就是这看似坚实的感情,却在小月来这上学的日子前便开始变得摇摇欲坠。七年,似乎印证着那句老话。我想象不出小月是在怎样的心情中走完这个学期的。而这次,似乎真的结束了。磊绦脸上的表情很复杂,和小蓉道谢后便独自回了宿舍。他需要时间,摆正自己的位置。而我,依旧要置身事外。

  我想起前段时间的事情,那个平日的下午。我们坐着888大巴来到大学城的公共教室上公开课。课间,我们几个在门口散步。小月、小蓉和磊绦走在前面,我悄悄放慢着脚步,假装在看手机,慢慢地不再搭话。我低着头走着,直到一个身影挡在我的前面。我抬起头,是小月。她手中也拿着手机,一副刚接完电话的样子。小榕和磊绦在不远处的前方停下,等着我们。

  “走了,他们等着呢。”小月看着我。

  “好。”我说。

  小月背过身去,低声嘟囔道:“为什么你总要把我推向他呢。”

  我装作没听清: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啊,没什么。”小月赶忙说道,“我说刚有人打错电话了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我们没再说什么,朝着前方一起走去。

  期末考试有惊无险的结束,寒假也很快到来。天气转冷,似乎也在告知着一个新生阶段的结束。那个假期,那个春节,我似乎成了家中的明星。我笑着,心中没有多少喜悦。我感觉有些恍惚,似乎自己还在校园中徘徊。而离家数月的我发现,我自己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般想家。也许,在一个新的环境中感受新的事物,对于当时的我是最重要的。似乎离开了那个校园,我对自己的认同感便不复存在。而这,正是我所畏惧的。而没有了认同感的自己,便会变得很难调整自己的心态。唯有反反复复地贬低与斥责自己,才能保持镇定。而这种状态,会驱使着我去用一段感情来抚慰。而这是我绝对不能允许的。

  除了节日的问候短信,我几乎没有和班上的同学发什么信息。并非我刻意疏离他人,而是我着实不知如何去保持所谓的联系。谈不上君子的泛泛之交,但在无事之时向他人发去无趣之极的信息,我不明白有何意义。在我自己看来,这种习性是一种缺憾。也许在很多人眼里我这样的人确是是很无趣很自私的吧。我时常这么觉得。所以,对于那些一直没有远离我的朋友,尤其是天陌、阿翔和莱辛,我一直都存在着一种感激。

  开学前一天的傍晚,我乘坐下午的火车到达目的地。我从火车站正门出去,走到那个已经很熟悉的公交站点。一个纤细的身影出现在我的前方。齐肩的短发,很是熟悉。是小月。我站在她的身后,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,好像我们已经多年未见。

  “呀,长吉,那么巧。”小月突然转过身,就这样看着我。

  不知为何,她发现我在她身后。

  “嗨!”我向她有些生硬的挥挥手。

  我们随便聊了几句后,便也没再说什么。天依旧很冷,一阵风吹过,我和她都不禁缩了缩脖子。天空开始变得有些阴沉,似乎要下雨了。

  “喂,你的表情怎么那么严肃啊?”小月突然问道。

  “没有啊,应该是给风吹的吧。”我赶紧拍拍自己的脸。

  我们的目光对视在一起,这次,谁也没再躲开。一切似乎回到了几个月前。

  一滴两滴,雨水逐渐浸湿了我的袖口。我和她急忙拖着行李跑到站牌下的雨棚那。我们并肩站着。位置并不宽敞,我紧挨着她。我们一同望着前方,谁也没再说话。隔着大衣,我没有感受到一丝她的温度。我侧过脸去望了她一眼。这一次,她没有注意到我。她的侧脸显得比以往更加瘦削,有些让人觉得难受,但也意外的有些亲切。我有些记不清她长发时的样子。

  车来了,我拿起自己的东西,一把抢过她的行李,并示意她先上。她冲着我笑了一下,噔的一下上了车。我在公交车上放好我俩的东西,找了一个靠车窗的位置坐下。小月快步过来,在我身旁靠近走道的座位坐好。车上的人并不多。雨突然变大了,夹杂着风声,打在车窗上噼啪作响。很快外面的一切都变得不再清晰。车内的灯光变暗,车缓缓地起步,似乎驶向了未知的旅程。

  “寒假过的怎么样?”我觉得气氛有些沉闷,便这么问出一句。但话一出口,我有些后悔。看着她的侧脸,我忽然想起什么。

  “还行吧。”她看着我,挤出一丝笑容,“我和他结束了,虽然挺不容易的。小蓉告诉你们了吧。”

  “对不起我不该问的。”

  “没关系,这是早晚的事情。”她的眼神很平静,一点不像平时的她。

  “你们相处这么长的时间了,真可惜啊。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?”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。

  “嗯,是啊。”她低下头,“人啊,有时候了解的越多,就越下得了决心呢。”

  我一时语塞,只好看着窗外。但什么都看不清。

  “你知道我就是这样子的一个人。”小月怔了怔说道,“其实我以前更加顽劣呢,你能想象出来吧,是个十足的假小子。”

  她指了指自己的头发,我笑了。

  “那时候我的脾气也很急躁,在学校没少和别的同学闹矛盾。无论男生还是女生。现在想想我那时还真厉害呢,就没怕过谁。”她的眼睛也望向窗外,车窗外的路灯不断晃过,昏黄的光线映在她没有神采的眼眸上。

  “我和他初三就认识了。我这样的人,一般男生都会敬而远之。可是,他却不一样,好像很好奇我这个人一样。那时我也觉得他很有意思。然后我们就经常一起胡闹了。”

  “我们之间一直就是这样的关系,也没什么特别的进展。高中也就这么待在一起。那家伙仗着自己比我大几个月,总说自己是哥哥。其实在家我真有一个亲哥哥的。”小月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,“高中以后我的性格好了一些,有可能是受他的影响吧。和大家也相处的融洽多了。每次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他都会安慰我,或者帮助我解决。”

  “但我们一直就这样了。然后就到了高三。有一天是为了什么事我和班主任吵了一架。我们班主任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,很多人都对她有意见。所以我这样的人,也早晚会和她杠上的。”

  “那次吵的真的很凶,班主任还让我叫家长过来。我站在教学楼三楼的走廊上,很气又很委屈。那时我不准备哭的,可是眼泪还是流了下来。那时我特别生气,不光是生班主任的气,更多的是生自己的气。因为我觉得自己那个样子实在太难看了。然后,我就把手机从三楼给扔下去了。”

  我突然有点想笑,不由得想象了一下她那时的样子。

  “当时是真的很气啊。结果呢,很快我就看见那个笨蛋在楼下转悠。我冲着他喊‘你干嘛啊!’可是他完全不理我,就低着头在那。后来过了半个多小时,他上来了。他把我的手机递给我。虽然外壳变形了,但是竟然还能开机。‘喏,拿着。’他就这样把手机递给我了。手机外壳有点脏,但是屏幕上面干干净净的。你知道吗,那时我甚至就想嫁给他了。”小月的脸上再次浮现出一丝笑意,却有着一点寂寞。我望着她。我想,这应该就是幸福。

  “后来我爸来了,那人还和我爸说了半天,说我们班主任怎么怎么不好,哈哈。虽然后来我还是被骂得很惨,但是我还是很感激他。”

  “后来你们就在一起了么?”我不由问道。

  “嗯,算是吧。不过后来我考得不行,就上了专科。他还凑合,但是好歹上了本科。但是毕竟还在一个地方,所以联系得还是挺多的。”

  “可是不知为何……”小月咬了咬嘴唇,“自从上了大学,他似乎有些变了,也没有以前有耐心了。我们之间开始会吵架了,不过不是特别严重。但是当我大三要考专转本时,他好像就很不高兴。可能是因为我选了外地的学校。我也不是不能理解,但是我也想自己变得更好一些啊,我不想放弃。”

  小月的眼睛再次失去神采,头也低了下去:“我坚持了一个学期,可是还是不行了。可能是我的性格太差了,终于让他讨厌了吧。或者是他不相信我,毕竟我们离的太远了,接触的时间少了。或者是我……要是我更像女孩子一点,不那么任性的话……”她没有再说下去,抬起头看了我一眼,然后又把头低下去。

  “不是你的错。”我莫名其妙冒出这么一句,“有些事终究会无可奈何的。”我想起芦苇的背影,却记不起她的面容。外面的雨渐渐小了,车子似乎离站开出了许久。

  “你还真不会安慰人啊。”小月似乎恢复了一些神采,“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说没关系有我在吗。”

  “哎,没办法。”我扶了扶行李箱,决定不再多说什么。这时我还是装作木楞一些比较好,我不想再度让她误会什么。

  所以当小月开玩笑似地问我那个问题时,我不能答应她。此时的我,没有任何可能,没有任何资格。狭隘自私的我,这份期待,对于我而言太过沉重,我无法回应她,给予她应得的回报。

  第二学期开始,一切似乎都没有发生过。我又回到那平静的日常生活中。小月依旧留着短发,但情绪似乎好了许多。磊绦也变得神采奕奕,我也依旧尽力做着该做之事。只是,我觉得自己变得有些无法面对小月的笑容。而她,对待我的态度一如既往,这让我更加愧疚。但是,这样就好了,我想。

  开学不久后的一个周五下午,我和磊绦宿舍的一个舍友站在女生宿舍的舍管处登记来访记录。今天下午没有课,小月邀请我和磊绦到她宿舍去玩。当然主要还是因为她们新买了路由器要我们帮忙去调试,顺便帮助她们拉网线。我当时也没有去多想什么。磊绦正好家中有事,所以很早便买好了车票准备回去。我记得他那次遗憾的表情。

  当我走进小月的宿舍时,我们已经被盘查了很久了。多亏她和舍管关系好,这才算比较顺利的过关。一路上遇到班上的其他女生,面对她们惊讶的眼神,我只能装作视而不见。

  小月她们的宿舍很整齐,不过也没有什么所谓女生的香味。一进门,她的舍友们很热情的给我们倒水。整齐的被面,平整的床单,洁净的枕套,加上小巧的折叠电脑桌和一些布偶,一张张温馨的床铺映入我的眼帘。加上那一尘不染的地面和叠放有序的衣服、鞋帽,她们肯定是很用心的整理过了。果然是女孩子呢,我不由地想。

  来访登记时间限定为一小时,所以我很快忙活起来。磊绦的舍友帮忙拉网线,我帮小月及她的几位舍友设置网络环境。在闲聊和指导她们操作电脑后,一小时很快便过去了。“大家一起吃个饭吧。”小月提议到。我想此时要是磊绦肯定要开心到天上去了。不过和陌生的女生吃饭,我这个人总是会觉得不太自在。“不客气啦,下次吧。”我谢绝了她们一起吃饭的邀请。在女生宿舍待太久,惹出些闲言碎语就不好了。我们和她们打了招呼,匆匆下楼。身后的楼道里似乎传来别的女生的玩笑声:“小月真厉害呀,一次带了两个男人进来。”我在心中对她们暗暗竖起中指。女人的确是可怕的生物呢。我想小月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。可是为何?

  小月在她们公寓楼入口叫住我。磊绦的舍友说他先走一步,便消失在远处的小街中。

  “还有事吗?”我问她。

  “……”

  “?”

  “明天下午你有空吗?”小月有些扭捏的问道。

  “我是没什么事情。喂不会又让我去你们宿舍吧?我可不去啊,感觉去女生宿舍一次要少活一年啊。”

  “不是啦。”

  “不会是叫我一起去接磊绦吧?”那小子今天回去,明晚便坐车回来,不过是晚班车。

  “当然不是了。”小月有些急了,“其实就是你明天陪我一下,我想去前面小街那边逛逛,买点东西。”

  我愣了几秒没有回过神。

  “好吧,知道了。”

  “嗯,那明天不见不散咯。”小月说完,小跑回公寓楼。

  我站在那里,心里不是滋味。我本想就这么找个借口拒绝的,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。我该怎么办?对小月也好,对磊绦也好,甚至对于自己。我到底应该如何处理这一切?我想起那天在车上的对话,想起她的眼神,想起来到这所学校后的每一天。想起她的笑容。这,并不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情。我,必须做出决断。

  第二天天气格外晴朗,气候在转暖。午后,醉人的阳光洒在我的身上。微风拂面,杨柳枝在空中微微摇曳着。走过木栈桥,下方的溪水在在柔和的基调中潺潺流动。

  远远地我望见小月在公寓门口等着,浅棕色的大衣和半高的靴子很配她。

  她什么也没说,快步向我走来。

  小月站到我的左侧,紧靠着我,不由分说挽起我的左臂。我从来不知道她有那么大的力气。我的心中本能地升起一股抗拒,想用力挣脱。可是看见她纤细的臂膀,我什么也没再说,就这么被她拉着一般慢慢向前走去。我不想,以那种粗暴的方式解释我们度过的时光。

  我们之间沉默着,慢慢地向前踱着步。周六的下午,四周的学生却不是很多。远处的几对情侣,沉浸在自我的世界中。路过的人,看见我们,很默契地避开目光。似乎,我们是很自然的一对。去往小街的一路,我们走了很久。而小月,微微地笑着。午后的阳光,给她的脸庞和短发洒上了一层悠悠的金色,那时的她,显得格外温柔。我的臂膀,依旧能感受到她的力气。此时的她,如此努力的她,如此喜悦的她,是多么令人向往。可是,她并不是我心中的她。而我,也不应是她心中的他。

  到了小街,我提议买些吃的。她松开我,似乎有一些不舍。我的心像被揪住了一般。我赶紧走向路边的小吃店,买来两份关东煮。我们肩并肩走着吃着。小月吃得津津有味,我不知道她原来那么喜欢吃这个。

  我们在小街上信步走着。我跟着小月在一个个摊位上驻足,争论哪种口味好吃。我们手中的袋子在不断增加,身上充满了各类食物的气味。我们走进一间间超市,寻找打折的日常用品。我们走向电子产品店面,小月和我挑选起耳机、USB台灯、刻录光盘等物品。我们走向书报摊,我挑我的电脑报刊她挑她的时尚杂志。

  ……

  这条小街有这么多的“景点”,我从未想过。

  天边渐红,我送小月回去。我们依旧并肩走在一起。她依旧走在我的左边。夕阳有些耀眼,陷落在殷红中的她格外引人怜惜。我领着两人的东西,和她沉默地走着。似乎,之前的一切只是一场梦。她没有把手插进口袋,就这样垂在两侧。我小心翼翼,避免碰着她,不知为何。路边的行人依旧没有看向我们,匆匆向前走去。路旁的长椅上情侣相依在一起,笑着打闹着。

  到了小月公寓门口,我把东西递给她。她迟疑了一下,轻轻接过去。然后就这么站着看着我。她离得很近,我似乎能听见她的呼吸声。她在等待着什么。

  对不起。

  我对她挥了挥手:“谢谢你,今天我很开心。”

  夕阳落在她的五官上,勾勒出美丽的线条。

  她在微笑,只是有些寂寞。

  心头再次一紧,我努力克制住自己。走向前去的不应是我。

  “再见。”小月恢复了平日的神情。

  “嗯,拜拜。”我转过身。

  “长吉,我们还是朋友吗?”身后的声音响起。

  “当然了。”我没再转过身,只是大声告诉了她。

  慢慢走远,我回过头,她的身影已经不见。

  天色已经开始变暗,红色的光晕开始消逝在天边。我站在木制栈桥上,看着水流无声的流淌。风开始变冷,在耳边无情的啸叫。

  今天的我是个混蛋,但是我不后悔。我相信自己,没有做错。

  一直以来我期望着用自己的感情去理解这个世界。而现在我发现,更多的时候,我必须用理性去看待这个世界。我需要克制自己的感情,不能一次次的自我膨胀。以确定的口吻讨论你根本没法确定的事情,怀着所谓的善意肆意猜测他人行为的动机,这不是明察秋毫的洞见,而是傲慢的自以为是。

  小月,对不起,请原谅我。那天的你,深处低谷的你,满怀失望的你向我伸出了手渴望救助,而我却没有勇气去拉你一把。而今天,满怀希望的你向我伸出了手善意邀请,我却又再次无情地离你而去。而我,孤身到达这个校园,奈落之时,看到的只有你为我而建的向上的阶梯。你曾说想要听我说话,我说了。我想,现在的我不是你理想中的长吉,但是,这是真实的我。对于你的期盼,我无以为报,只有在心中为你祝福。

  未来,我也会老去。我可能会逐渐忘记你和我说过的话,也可能会逐渐忘记你和我发生的事,但是我不会忘记你给我带来的温暖。那种曾经让我手足无措却又无比亲切的来自心灵的触动。今天起,我不再期许将来会怎样,但也不再畏惧过去所经历的磨难。所以,请你也要加油。

  
发表评论
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。

若您未登录账号,请登录或注册后再发表评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