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悲伤的天使》 —— 第四章 无言的落寞

『心底流淌着道理的长河,漂流的小舟却越发迷茫;脑中描绘着愿望的蓝图,天空的轮廓却越发惆怅。望着身后的路,已然模糊,只有无尽的白雾笼罩着彷徨。过去也是自己的一部分……没有人能无视过去而只面对未来的祈望。』

  “希望能见到你。”歆漪这样写道。信是从门口传达室直接拿来的。纯白的信封,没有邮票与邮戳,只有宿舍号与收件人。很难想象她独自过来悄悄放下信时的模样。

  看了一句,我先关上宿舍的窗户,打开空调,然后坐到窗口边。远处的树上传来了蝉的鸣叫声。窗外骄阳似火。我轻轻捏着小心揭开的白色信封,感到一种久违的紧张与沉静。只读了信的开头那一句,却感觉到房间里的实景开始慢慢的坍塌。

  我转过头去,花了很久的时间去观察窗外的瓦房。然后又使劲擦了擦桌子,将信轻轻铺开。

  “毕业以后已经有三个多月了。”歆漪继续写着。

  “我在这段时间里,很小心地注意着你的感受。越想就越觉得很多人和事对待你有失公允。不过我依然认为你能更自信、更优秀一点。

  不过这种说法或许只有你才能理解。为什么呢?因为我们这个年龄的人群是不用去在意“公允”这种说辞的。对于一个十八岁的男生来说,旁人如何看待你完全是可以忽视的。世间的一切本不会绝对公平,却常以行动与否和成功与否来作为衡量一切的标准。“公允”这个词语总觉得是弱者无力地叹息。但是现在我却觉得“公允”这个词非常的无奈。大概是因为你的情感、你的勇气这些对我来说,是太过纯粹而珍贵的东西,所以连我都只能为你感到遗憾了。家人怎么看待你?她又如何?你又如何?

  无论怎样,我认为她对你着实很不公平。做法太过自我、伤害到了你。不过你也需要时常反思自己,问问自己。我不是要责怪你,你为自己内心而动,不需要后悔。如果旁人在你心口留下了些刻痕,请你不要只是感叹,而是去仔细地观察。你是一个暗藏性情的人,是一个本该自信的人。你比你所想的更加优秀。所以我希望你站起来。如果你放弃,我真的会很难过。我不愿让你陷入沉默中去质疑自己的过往。我知道我不该说些空话,但是我真的这样想。所以我常常会去打扰你,你的那份特立独行,还有那份坚持不懈真的好棒。

  这些想法也许太偏向于我个人了。是这样吗?谁让你时常以沉默替代交流谈心呢。不过,换做你的那种环境,你的那种独立思想,多多少少也能释怀你的风格吧。我们成长的环境那么的不尽如人意且令人失望,你其实很明白对吧?你的理想是要有部分与世间同化呢,还是完全放弃?我真的想知道。

  现在,你也许已跌到学业里的最低谷里面了,周围的人甚至不仅仅那样想。我很清楚你的暑假是怎样熬过来的。七月那时我看到你一次,不过那时你并没有注意到我(说实话,那时我也真不敢去和你打招呼,你刚经历了场波折。)现在我想你应该平静些了。家人的斥责与外界隔离的内心世界,焦虑的求学与旁人的耻笑,包括她的事情你都必须暂且搁置。至少你现在能找到一个出口。不论你的境遇有多么糟糕,你都不能在那里自怨自艾,一切一切,怎样都会过去!一时过不去的弯口以及心里不能释怀的那些东西,慢慢思考就好。因为现在整理好自己的心情,对于你本身来说,才是最重要的一项任务。你其实还是不甘心对吧。为了以后再次崛起,你得好好去吃饭、去生活。没有人能够理解,周围是陌生环境,其实不是坏事。与其拎着过往不住的叹气,不如沉下心来,慢慢地摸索前方的路。我知道你对高校的环境很失望,你对周边人群的素质感到无奈,你厌恶这现实。你更加恼恨的是你的那份感情,在期待中却支离破碎,且她亲手为之。希望你不要放弃,无论是对你的学业还是感情。希望你不要犹豫,即使错误的决定也比不做决定要来得强,希望我能再次看到那个装酷的男生。”

  我从未想过高校生活会如此。在城东的一个研究所隔壁(偏僻、闭塞、人员混杂)。学校地方很小,研究所划分的一半。看起来就好像被施舍一般。这里完全没有印象中高校的氛围,弥漫着一种失败者无力的气息。由于过于简陋,我常常会在宿舍发呆怀疑这是不是一个梦。不过,现实就在眼前。因为是我亲自下楼领取的红色录取通知书,结束了那煎熬中的夏天。

  我仍记得那天复杂的心情。通知书是由邮局的人亲自送来的EMS(虽然我并不愿让人看见,但显然不可能)。那时我正坐在风扇下发呆,我在极力摆脱那种焦躁,还有绝望。那确有度日如年之感。不过就在那时,突然听见有人在楼下叫我的名字,我从未像那天那样爱上这鲜红色调。

  几日后,我与父母一起去了学校那里。回家路上,母亲说从我的脸上看到了很深的失望。事实上即使以专科学校的标准来看,这里也实在算不上高校的样子。就连附近的黑车都不知道这有大学,同属此处的“教培中心”却更有名。这算高校还是培训机构,直到毕业那天仍使我感到困惑。这里有着唯一一栋四层楼高的老式教学楼,座椅、课桌和其他设备都很陈旧古老,比起来那两座行政楼倒是新些,办公更加重要?我着实不理解这里的办学宗旨。食堂澡堂图书馆当然有,不过我不想描述那古旧程度及规模大小,据说小卖部是由学生会把持。看来这里的权力者们真的是很懂实际呢!比起以上那些学校的机房、运动场、部分宿舍楼倒还算是中规中矩,有点高校的模样,真令人感恩。在这里即将开始大学的生活,在我眼里却没有实感。这不是梦,感觉自己曾经的一切都将在这里远去了。这就是年初我还在努力期望到达的场所,一片开启新的生活与创造回忆的净土?眼前的一切是那般残酷与可笑,很多人帮我造就的归处。你所爱的一切你所珍视的一切都将在这里画上句号,这是无情的出局。她已经到了我无法企及的彼岸那。

  高考完结的那天,我站在门口等她。无论结果如何那该死的一切就这样结束了,我有很多期待。最后一门是考生物,我比较拿手。我提前十分钟完成作答交卷并走出了门外。我想起那首各个考点放烂的《阳光总在风雨后》 的曲调却感觉分外亲切,黎明前的黑暗不也正有此意。我的心中渐渐浮现出芦苇出现的那一刻我俩相望的情形,不禁感到狂喜。经过重重障碍阻挠,我坚信着我的等待与专注可以换来她的理解与接受。

  她悄悄地出现在了远处的花坛边。罩着白色的T恤,在阳光下是那般纯洁美丽摄人心魂。我望着她慢慢缩短我俩的距离。她对着我礼貌的笑了一下后,缓缓地继续向前走去如平时一般没有一丝声响悸动。我笨拙地叫她,问她现在有没有时间出去走走。我爸爸正在等我呢!她轻轻地说了一句后只留下语噎的我。

  其实我是预料到这种结局的,一切只是自己骗自己。可是我没有勇气放下她,更没有预料到黑暗如此的长以至于吞噬了我,暗影几乎遮罩了我整个大学时期,无意间她成了我的支柱,我在等待、失望、藉口中起起伏伏。

  可悲的是我对她的志愿一无所知,更别说她的手机号之类的。想着以后会失去联系,我感到坐立难安。失去了她我甚至没有了生活的意义。当然这份感情也只能这么压抑的存留,说出去只会被人嘲笑。在旁人的心里这不是一份深沉的真正的爱情,是愚蠢的单相思。

  我坐在宿舍里反复萃取着高三在分校的种种经历。我试着找寻那一年快乐和心酸的各类细节。可是在我的眼前只浮现出了她。事实上,纵然发生了那件事,我还是原谅了她为她做了开脱,这是个自然的过程,我很清楚这已不是单纯的喜欢。我需要时间需要等待去证明一切。虽然不知道最终能走得多远,但我一定要行动起来,去勇敢面对心中的感情。

  在这之前,我按照自己的方法寻找她的蛛丝马迹。我不想成为任何人的笑料。我无法欺骗自己,我难忘这第一次的心动,即使一切只是我主观地为她美化我也在所不惜。也许我这样的人和光芒四射的她没有交集,但是我发现一切都已不可逆转不可回避,否则只有遗憾。请保佑我!我诚心的祈祷着,希望自己的真心与坚持能发生奇迹。

  我有时会想如果我和她能在充满阳光的教室里侃侃而谈,我们就像普通朋友那般,自然而然慢慢的被对方吸引。我也很放松,她也很愉快,如果没有那个传说中她在等待的出国男友会怎么样呢?如果这个“男友”的事我得知的早些,或许我就会更理智,去保持沉默吧。现在的我却只能这么前进,在路上我已经没有能再失去的东西了。

  这学校却给我当头一棒,仿佛象征着我与她之间的断层。芦苇凭借良好的专业课成绩,已经就读不错的一本,开始了高校生活,有着梦想的舞台。等到她男友回来时,幸福将至。我在失败中痛苦挣扎。周围只有耻笑声。浑浑噩噩,独自徘徊。

  我把信读了几遍,又默念了一遍。然后一头倒在铺了凉席的单人床上面,出神地望着墙上的空调。看来无论如何生活都是要继续的,歆漪说的。窗口外的平房上,飞来了几只不知名的鸟儿站成一排在那里叽叽喳喳欢闹着。我坐起来看着那封信,信封背面原来还画着一个笑脸。很简单的笑脸。我望着这个脸就这么笑了出来,全然不顾外面的炎热一把推开宿舍的窗户。

  我把信折好放进信封,压在了几本书下面。因为今天下午并没有课程安排,我可以出去好好的走走散散心。自从到这里一个多月来,每个周末我都是待在宿舍哪里都不去也不太说话。我回想歆漪说的每一句话,不知不觉地变化着,慢慢地经过一个又一个路口。直到晚上才回宿舍,舍友一个个都忧心忡忡以为我行踪不明了。有一个家伙笑着问我,是不是约会了。我说只是出去散心。大伙儿都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的脸。我说请大家吃饭,欢呼声很快使他们忘记了这一切。

  晚上睡前我又看了一眼信封,同一个笑脸仍静静的对着我,我说谢谢。我轻轻地把信夹进书里,把那本厚厚的精装书放进抽屉底层。然后再一面喝着纯净水,一面阅读福尔摩斯。倦意来临,正好是十一点十一分。
发表评论
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。

若您未登录账号,请登录或注册后再发表评论。